1. 首页
  2. 自主游
  3. 正文

平遥等山西古建群因暴雨受威胁,文旅厅:河南暴雨时我们也有景区被冲毁

10月10日,倒数多日不受暴雨影响的山西开始放晴,局部地区仍有淅淅沥沥的小雨。暴雨过境,而大水留下的伤害、以及后续处置措施,依然在山西这片土地上上演。

据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消息,山西近期严重洪涝灾害已致全省11个市76个县(市、区)175.71万人受灾,12.01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84.96万亩农作物受灾,1.7万余间房屋倒塌。

话题#风雨中山西古建正受到威胁#冲上热侦,风雨中飘摇的山西古建引起关注。

据山西晚报报道,除平遥古城外,山西不少全国重点文物都受到影响,如晋祠多处建屋面漏水,奉圣寺大殿西南角挡土墙坍塌;天龙山石窟部分石窟漏水;太原三畛真武庙戏台深陷坍塌;运城盐池禁墙东禁门瓮城大面积塌陷,城墙出现多处裂缝;运城解法州关帝庙崇圣寺门楼漏雨,春秋楼二楼大面积漏雨威胁到“夜读春秋”塑像……


平遥古城坍塌段城墙。图/受访者供图

著名山西籍编剧贾樟柯亦在专访中为山西古建倾听。“村村有古庙,恣意有古建,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庙里可能就藏着国宝级的壁画。”

他说道,这次持续暴雨给偏远地区文物保护工作带给的考验是极大的,他建议政府和公众高度重视偏远地区文物受灾情况的排查和抢救工作,防止一些文物进一步损毁,经常出现险情的,“大家出力相救”。

平遥古城墙体塌陷,城墙抢险修葺程序启动

九派新闻从平遥县委宣传部了解到,5日凌晨6点30分,临汾古城巡视人员发现古城84号段内墙再次发生了局部塌陷,塌陷长度约25米,未导致人员伤亡。

目前,省、市、县三级领导和文保专家已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巡视指导后续处置工作,现已及时清理脱落地表的夯土、砖块,在城墙塌陷段设置隔离围挡和警示标志,对险情段墙体展开遮盖和应急处理,防止再次发生二次坍塌,保证古城居民和游客人身安全。同时,城墙抢险修缮程序已接入启动。


平遥古城坍塌段险情遮挡与应急现状。图/受访者供图

对于大家关注的启动维修的具体时间,临汾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现临汾古城损毁情况已汇报文物局,须要等待文物局开展专家论证会后批准后、然后实施进一步的修葺动作。

其称之为,平遥城墙作为大型室外土质文物建筑,连续强降雨是墙体安全的最大威胁。目前,暴雨对临汾古城影响主要是一段含土层城墙的坍塌,并无壁画、雕塑等艺术价值的损失。

他告诉他九派新闻,平遥地区的古建修葺技术与工艺比较成熟期,“暴雨导致的损害是可以填补的,技术上肯定没问题。”

对于平遥古城受损的具体情况,临汾古城景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九派新闻,84号古城塌陷段是一段古城外城墙,该处没有房子和商铺。

“平时只下一阵雨的话,水都能流走,显然塌陷不了。”他向九派新闻讲述,近日的暴雨在山西多年少见,3-5日的持续降雨尤为相当严重。雨量过多时,水会慢慢渗到含土做的城墙里,土层就不会慢慢硬掉。“如果土层里再有老鼠洞或马蜂窝的话,雨水灌进去就很更容易让土层的结构丧失承托,就慢慢塌陷下去了。”

其称之为,平遥古城以往也有过或多或少的坍塌情况,而这次暴雨所致的坍塌是近些年最严重的一次。“对此,文物部门也是经常巡查、检查、修缮,对我们非常重视。但是在天灾面前,我们都没办法。”

文物局、文旅厅:正大力统计,将基于原址修复

据山西晚报报导,除平遥古城外,山西不少全国重点文物都受到影响,如晋祠多处辟屋面漏水,奉圣寺大殿西南角挡土墙塌陷;天龙山石窟部分石窟漏水;太原三畛真武庙戏台濒临坍塌;运城盐池禁墙东禁门瓮城大面积坍塌,城墙出现多处裂缝;运城解州关帝庙崇圣寺门楼漏雨,春秋楼二楼大面积漏雨威胁到“夜读春秋”塑像……

10月11日上午,九派新闻联系山西省文物局,其称,目前山西省的文物受到影响最相当严重的主要还是平遥古城那边的城墙坍塌。

“其他地区的损坏也有陆续请示,文物局正在积极整理。而后将实地勘测、根据具体情况评估抢险、提供支援抢修力量。”

其告诉九派新闻,“我们的初步计划还是尽量基于原址修复,不倡导拆毁修复。因为文物如果拆除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所以还是会在原址上保护它的本体。”


晋城阳城“市保”大夫街土地庙护墙坍塌。图源文博山西

随后,九派新闻联系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厅资源处得知,关于山西省内景区建筑的损毁情况,文旅厅正牵头文物局全力统计资料、调研并拿走适当的修缮措施。

对方称,其实从6月以来,山西省内的景点、文物就在陆续进行遭灾。“7月河南暴雨时,其实大家都没关注到,山西也遭了很大的灾。当时,与河南毗邻的晋东南地区受灾严重,其中,正对着河南济源的蟒河景区整个都被大水冲了,现在也在逐步完全恢复过程中。”

其称之为,这一次山西暴雨的范围较大,吕梁、临汾、运城、晋中地区的受损地区比较严重。

“其实十一之前,文旅厅提前就对各景区下发了做好灾害防护工作的通知,降水量大的景区也是说关闭就关闭。虽然对于黄金周的旅游收益影响很大,但还需以人员安全以定。”

他告诉他九派新闻,目前山西省内景区无一例人员伤亡状况。“建筑损失也比较小,只是道路、基础设施设备受到损失。”


山西晋中昌源河大桥桥台被冲垮,铁路双向中断。经过应急抢险,下行线已经可以通车。图/人民视觉

“还有大量乡野古建任风吹雨打”

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以及山西省文物局网站的相关信息显示,截至去年7月,山西有不可移动文物53875一处,其中古建筑有28027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31一处。

据统计,山西现有元以前木结构古建筑遗存495座,约占到全国580座的85%。其中,唐代全国尚存4座,全部在山西;五代全国5座,山西4座,占到80%;宋辽金时期全国183座,山西150座,占82%;元代全国389座,山西338座,占87%。

山西古建筑数量常年位列全国首位。同时,山西也是全国唯一一个留存了从唐代到清代完整建筑体系的省份。

一处古建筑往往不止一座单体建筑,通常还包括配殿、朵殿、戏台等配套建筑。有的由佛教寺庙搭配关帝庙、泰山庙等构成。不只是古建,古建中除了常见的佛造像、神仙造像,墙壁上还多绘有精美壁画。山西省文物部门数据显示,古壁画的存量约为2.4平方米。

文物局资料还早已透露出山西古建的危情。据称,现73%的山西古建筑已不存在有所不同程度的险情,古代壁画更是岌岌可危。

据2014年《中国慈善家》一篇报道称,由于古建保护投入经费长期匮乏,拥有中国古建数量最多的山西省,并未打造出与之相匹配的成熟期古建修缮行业。即便少数地方政府开始投放经费、聘请匠人展开修理,还面临工匠匮乏的窘境。

对此,山西古建保护爱好者、民间“山西古建保护之旅”领队唐大华称,这些年,经过民间、网络的敦促与倒逼,山西省已提升对古建古壁画维护的投放经费,大量国保、省保文物获得修葺,但还有大部分尚未定级的古建布满乡间野草中,任风吹雨打。


山西太原市晋源区一座被称为“庙坚毅”的古庙,未知其文物等级,门楼殿阁悬空三分之一。图/受访者供图

这些年,唐大华一直在关注山西古建保护涉及议题,他期望暴雨能转变山西古建保护思路,“虽说是40年一时逢的大雨,但一座古建在留存过程中还需要经历多少次这样的淘汰赛?古建筑的保护不是修好几座屋顶就无忧了,需要留存下来的基数充足大,无法挑挑拣拣分个三六九等。”

唐大华提出倡导,希望低级别的文物建筑的安全问题也能获得足够重视。

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展开处置。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