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自主游
  3. 正文

黄鹤楼滕王阁好友上新!济南大明湖超然楼加入中国名楼协会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中国名楼协会成立于2004年,全称“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这标志着超然楼正式荣获中国历史文化名楼的称号。

此前,协会共有涵括全国10省、18市的18个名楼理事单位,各名楼都是一定的地域文化甚至中国文化代表。其成员有湖南岳阳的岳阳楼、湖北武汉的黄鹤楼、江西南昌的滕王阁、山东蓬莱的蓬莱阁、山西永济的鹳雀楼、云南昆明的大观楼、江苏南京的阅江楼、湖南长沙的天心阁、浙江宁波的天一阁、陕西西安的钟鼓楼、浙江杭州的城隍阁、江苏泰州望海楼、浙江温州望海楼、山东聊城光岳楼、山东济宁太白楼、四川绵阳越王楼、广东广州镇海楼、云南建水朝阳楼等共18座。

超然楼,是济南特色“名士文化”的代表

超然楼列为“中国名楼”,堪称名副其实、实至名归。超然楼历史悠久,源起于700年前,其最早的建设者为元代著名大学士,济南人李泂。约在元武宗、仁宗时期(1307年—1320年),不晚于元至治元年(1321年),李泂在大明湖畔修建了以超然楼为主要建筑的湖上别业,以供返乡时居住于。

李泂的湖上别业包括居室与亭园,居室即超然楼,楼名效仿苏轼所辟、苏辙命名的超然台,所取离尘脱俗,不受拘束之意。楼北辟为亭园,水岸建有举办宴集活动的天心水面亭,亭名来源于北宋理学家邵雍诗句“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表现了“静中体道”的理学追求。

李泂在世时,湖上别业内的建筑屡有增建,据虞集《题李溉之学士湖上诸亭》诗由此可知,超然楼周边的景观有烟萝境、金潭云日、漏舟、紫霞沧洲、秋水观、无倪舟、红云岛、萧闲堂、松关、大千豪发、观心等。

元末时,李泂湖上别业的建筑遭到毁坏,天心水面亭被毁。明代初年,超然楼及天心水面亭又得以修缮。明代靖难之役期间,铁铉曾在此犒赏守城将士。

据《明史》记述,崇祯十二年初(1639年),清军攻下济南城,城内建筑多被烧毁。在这次清军侵略中,超然楼被毁战火,楼后的天心水面亭因坐落于水中而免遭兵祸。

至此,超然楼在原址共不存在310余年。

清代初年,济南的士绅在天心水面亭以南的水岸上,即原超然楼旧址附近另建一亭,亦名“水面亭”,亭后有楼,仍称之为“超然楼”,但其规模远逊于元、清时期的超然楼。

复建的超然楼逐渐成为客舍,供来济的学生、举子们居住。作为超然楼的孑遗,新建的水面亭沦为追思会先贤、名士聚会的所在。但至迟在嘉庆年间,修复的超然楼以及天心水面亭再次一并残破。

沧海横流,时代变迁,历经清代、民国逾210年,直至2008年,代表名士园林的超然楼以求修复,这也就是今天看到的超然楼。

七百年来,废而复兴,衰而又荣。但超然楼承载的文化却一脉相承、源远流长。超然楼由“名士”竣工,成为“名士”聚会、雅集的场所,后来又有“名士”在此地结诗社、著名篇,更有一代代的“名士”在此怀古,观看济南的湖山景观,因此超然楼成为济南独有的,具有“泉城”特色的“名士文化”的代表。

从元代张养浩、虞集、柯九思、王沂、萨都帖木儿、张可久、范梈、吴师道、宋褧,到明代汪广洋、杨衍嗣,再到清代蒲松龄、杜首昌、任弘远、施闰章、董芸......历个朝代的众多文人名士都曾与超然楼有着难解难分的空集。他们的活动印记,以及他们对于超然楼、大明湖的歌咏、品题,极大地非常丰富了超然楼、天下第一泉风景区的历史文化底蕴,展现了济南“名士文化”的深厚内涵。

新的超然楼是一栋藏品丰富的“宝楼”

如今,超然楼矗立于大明湖畔,是“明湖新八景”之一“超然致远”景观的核心建筑。其为一大型楼阁式建筑,铜瓦、铜栏、铜门、铜柱,古朴大气,气势宏阔,上下共7层,楼高51.7米,主体建筑面积5673平方米。统领左右的裙楼博艺堂、贺胜斋,与高耸高大的超然楼共同包含一组总建筑面积7473平方米的宋元风格建筑群,布局美观,巍峨挺拔,气势雄浑,蔚为大观。漫步于内,可尽览济南泉景文化;远望顶层,则可一览泉城风光。

超然楼不仅是观赏泉城美景的绝佳去处,还是一座藏品非常丰富的“宝楼”。里面既有李泂代表作《过采江诗》石碑拓片,李泂在黄庭坚《松风阁贴》的题跋等珍贵展品,也有《济南八景》《万马奔腾》《龙吐九鲤》等木雕、根雕作品,还有大量的匾额楹联、名家书画作品、雕刻奇石等。

此外,超然楼竣工以来,还多次展开文化挖掘和展出提升,并注重泉城文化的带入和展现出。为引人注目济南市井生活,2015年,超然楼二楼建设“老残游记陶艺馆”,占地面积388平方米,陶艺馆共计陶俑700余个,展馆参考老残的游览路线,规划设计出15个杨家济南代表景点(街巷),生动描绘出清末民初的济南市井风情。

2016年,济南又投资1000余万元,以“泉甲天下、云游古今”为主题建设泉水电子展览馆,展厅分为泉生济南、湖畔听泉、曲水流觞、泉水园林等8个主题、10个展区,展示面积1200多平方米,采用文化、泉水、科技结合的模式,以文化为灵魂、以泉水为载体、以科技为手段、打造真实与虚拟世界结合的场景,凸显泉水在济南发展史上的最重要起到,通过仅有沉浸的游览方式,穿越古今,领略济南泉水文化特色。

为丰富超然楼展品多样性,2020年,还将国内知名书法篆刻家马子恺创作的主题大印“泰和宝玺-文博印”在超然楼展开长期展览。泰和宝玺将泰山、孔子、黄河等齐鲁人文代表性符号精妙集于一体,是全国各大文博会首次推出的“文博印”,具备较高的影响力和文化宣传价值。

同时,超然楼作为济南市新崛起的地标性文化景观,也积极融入城市发展,主动接入社会公益活动,扩大超然楼影响力。

2013年8月30日,在超然楼广场,举办泉水大碗茶“仅次于的茶拼图”吉尼斯世界纪录挑战活动,并获得圆满成功,为名泉国家文物局搭建起国际认知平台。超然楼还充分利用平台优势,积极参与和接续省内最重要文化活动,先后举行网红济南节、济南国际时尚周、山东省文博会系列品牌文化活动,借势借力宣传超然楼的文化地标品牌。

接下来,超然楼将紧紧融合城市发展趋势,努力承担起“名士文化”“泉水文化”“山水园林文化”“泉城文化”宣传的龙头和生力军作用。同时,围绕文旅融合大势,将紧紧围绕超然楼历史文化,在向全国各名楼进行广泛自学和交流的基础上,适时举行超然楼诗词赋征求大赛、摄影大赛、楹联大赛等活动,进一步扩充完备超然楼文化,赋予时代文化内涵。

此外,还将进一步完善超然楼线上互动式和VR全景服务功能,构建线上、远程旅游的创意发展。进一步完善文旅产业链条,推动超然楼文创产品研发,增进“文化+旅游+科技”的组合更新升级。

新黄河记者:石晓丹 编辑:刘丹

更多内容请关注新黄河客户端。应用于商店搜寻“新黄河”,下载安装。新的黄河,与时代一起奔流!

10月12日,新黄河记者从天下第一泉风景区获悉,在烟台蓬莱阁举办的2021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年会上,超然楼顺利重新加入中国名楼协会。中国名楼协会正式成立于2004年,全称“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楼保护专业委员会”,这标志着超然楼月荣获中国历史文化名楼的称号。此前,协会共计涵括全国10省、18市的18个名楼理事单位,各名楼都是一定的地域文化甚至中国文化代表。其成员有湖南岳阳的岳阳楼、湖北武汉的黄鹤楼、江西南昌的滕王阁、山东蓬莱的蓬莱阁、山西永济的鹳雀楼、云南昆明的大观楼、江苏南京的阅江楼、湖南长沙的天心阁、浙江宁波的天一阁、陕西西安的钟鼓楼、浙江杭州的城隍阁、江苏泰州望海楼、浙江温州望海楼、山东聊城光岳楼、山东济宁太白楼、四川绵阳越王楼、广东广州镇海楼、云南建水朝阳楼等共18座。超然楼列为“中国名楼”,堪称名副其实、实至名归。超然楼历史悠久,源起于700年前,其最早的建设者为元代著名大学士,济南人李泂。约在元武宗、仁宗时期(1307年—1320年),不晚于元至治元年(1321年),李泂在大明湖畔修建了以超然楼为主要建筑的湖上别业,以供回乡时居住。李泂的湖上别业还包括居室与亭园,居室即超然楼,楼名效仿苏轼所建、苏辙命名的超然台,所取离尘脱俗,不受约束之意。楼北辟为亭园,水岸设有举办宴集活动的天心水面亭,亭名取自北宋理学家邵雍诗句“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展现出了“静中体道”的理学追求。李泂在世时,湖上别业内的建筑屡有增建,据虞集《题李溉之学士湖上诸亭》诗由此可知,超然楼周边的景观有烟萝境、金潭云日、漏舟、紫霞沧洲、秋水观、无倪舟、红云岛、萧闲堂、松关、大千豪发、观心等。元末时,李泂湖上别业的建筑遭到毁坏,天心水面亭被毁。明代初年,超然楼及天心水面亭又以求修缮。明代靖难之役期间,铁铉曾在此犒劳守城将士。据《明史》记述,崇祯十二年初(1639年),清军攻克济南城,城内建筑多被焚毁。在这次清军入侵中,超然楼毁于战火,楼后的天心水面亭因位于水中而免于兵祸。至此,超然楼在原址共不存在310余年。清代初年,济南的士绅在天心水面亭以南的水岸上,即原超然楼旧址附近另建一亭,亦名“水面亭”,亭后有楼,仍称“超然楼”,但其规模远逊于元、清时期的超然楼。修缮的超然楼逐渐成为客舍,供来济的学生、举子们居住。作为超然楼的孑遗,新建的水面亭沦为追思会先贤、名士聚会的所在。但至迟在嘉庆年间,重建的超然楼以及天心水面亭再次一并残破。沧海横流,时代变迁,历经清代、民国逾210年,以后2008年,代表名士园林的超然楼以求修复,这也就是今天看见的超然楼。七百年来,废而复兴,衰而又荣。但超然楼承载的文化却一脉相承、源远流长。超然楼由“名士”竣工,成为“名士”聚会、雅集的场所,后来又有“名士”在此地结诗社、著名篇,更有一代代的“名士”在此怀古,观赏济南的湖山景观,因此超然楼成为济南独特的,具备“泉城”特色的“名士文化”的代表。从元代张养浩、虞集、柯九思、王沂、萨都帖木儿、张可久、范梈、吴师道、宋褧,到明代汪广洋、杨衍嗣,再到清代蒲松龄、杜首昌、任弘远、施闰章、董芸......历个朝代的众多文人名士都曾与超然楼有着难解难分的空集。他们的活动印记,以及他们对于超然楼、大明湖的歌咏、品题,极大地非常丰富了超然楼、天下第一泉风景区的历史文化底蕴,展现了济南“名士文化”的深厚内涵。如今,超然楼矗立于大明湖畔,是“明湖新的八景”之一“超然定远”景观的核心建筑。其为一大型楼阁式建筑,铜瓦、铜栏、铜门、铜柱,典雅大气,气势宏阔,上下共7层,楼高51.7米,主体建筑面积5673平方米。统领左右的裙楼博艺堂、贺胜斋,与高耸挺拔的超然楼共同包含一组总建筑面积7473平方米的宋元风格建筑群,布局美观,巍峨挺拔,气势雄浑,蔚为大观。漫步于内,可尽览济南泉景文化;登临顶层,则可一览泉城风光。超然楼不仅是观看泉城美景的绝佳去处,还是一座藏品丰富的“宝楼”。里面既有李泂代表作《过采江诗》石碑拓片,李泂在黄庭坚《松风阁贴》的题跋等珍贵展品,也有《济南八景》《万马奔腾》《龙吐九鲤》等木雕、根雕作品,还有大量的匾额楹联、名家书画作品、雕刻奇石等。此外,超然楼建成以来,还多次进行文化挖掘和展示提高,并侧重泉城文化的融入和展现出。为引人注目济南市井生活,2015年,超然楼二楼建设“老残游记陶艺馆”,占地面积388平方米,陶艺馆共有陶俑700余个,展馆参考老残的游览路线,规划设计出有15个杨家济南代表景点(街巷),生动描绘出清末民初的济南市井风情。2016年,济南又投资1000余万元,以“泉甲天下、云游古今”为主题建设泉水电子展览馆,展厅分成泉生济南、湖畔听泉、曲水流觞、泉水园林等8个主题、10个展区,展出面积1200多平方米,采用文化、泉水、科技相结合的模式,以文化为灵魂、以泉水为载体、以科技为手段、打造真实与虚拟世界结合的场景,凸显泉水在济南发展史上的重要作用,通过仅有沉浸的游览方式,穿越古今,领略济南泉水文化特色。为非常丰富超然楼展品多样性,2020年,还将国内著名书法篆刻家马子恺创作的主题大印“泰和宝玺-文博印”在超然楼展开长期展览。泰和宝玺将泰山、孔子、黄河等齐鲁人文代表性符号精妙集于一体,是全国各大文博会首次发售的“文博印”,具有较高的影响力和文化宣传价值。同时,超然楼作为济南市新崛起的地标性文化景观,也大力带入城市发展,主动接入社会公益活动,扩大超然楼影响力。2013年8月30日,在超然楼广场,举办泉水大碗茶“最大的茶拼图”吉尼斯世界纪录挑战活动,并取得圆满成功,为名泉国家文物局搭起起国际理解平台。超然楼还充分利用平台优势,积极参与和接续省内最重要文化活动,先后举行网红济南节、济南国际时尚周、山东省文博会系列品牌文化活动,借势借力宣传超然楼的文化地标品牌。接下来,超然楼将紧紧融合城市发展趋势,希望承担起“名士文化”“泉水文化”“山水园林文化”“泉城文化”宣传的龙头和生力军作用。同时,环绕文旅融合大势,将紧紧围绕超然楼历史文化,在向全国各名楼展开普遍学习和交流的基础上,主动举行超然楼诗词诗征集大赛、摄影大赛、楹联大赛等活动,进一步充实完备超然楼文化,赋予时代文化内涵。此外,还将进一步完善超然楼线上互动式和VR全景服务功能,实现线上、远程旅游的创新发展。进一步完善文旅产业链条,推展超然楼文创产品研发,增进“文化+旅游+科技”的组合更新升级。新黄河记者:石晓丹 编辑:刘丹更多内容请求关注新的黄河客户端。应用商店搜索“新的黄河”,下载安装。新的黄河,与时代一起奔流!